东野圭吾自信之作:假面山庄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07 01:59


  图为《玻璃假面》剧照


  文学性和可读性当真能共存吗?这世上真的有既叫好又叫座的作家吗?东野圭吾用自己现象级的成绩单给出了肯定的答案。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,东野圭吾当选豆瓣年度最受关注作者第1名、亚马逊年度畅销作家排行榜第1名,在代表商业价值和阅读风潮的各个风向标中惊人地同时表现抢眼。


  2018年新年伊始,东野圭吾又出新书了。近日,他的长篇小说《假面山庄》由新经典推出。东野圭吾在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《白夜行》等名作中描绘出至为纯粹的爱情和极致的守护,依然能在《假面山庄》里用充满悬念的故事写出隐藏在心底的巨大的爱,让人在获得愉快阅读体验的同时还会感慨,爱一个人究竟会有多少奇妙的可能。


  假面山庄


  一道强光倏地打到脸上。光线太过刺眼,高之的脸不由皱了起来。他眯起眼睛看向对方,与一个瘦小的男人四目相接。对方看起来不像是纯正的日本人,长着一张西方人的深邃面孔。男人一手拿着手电筒,一手拿着把手枪。


  “你是谁?来干什么?”高之问。


  对方并不回答,反问道:“这栋别墅里住着几个人?”


  高之没有说话,而一旁的雪绘呼喊了起来。原来,另一个男人抓住了她的手臂。这回是个彪形大汉。


  “别乱来!”高之说,"算上我们,一共住了八个人。"


  "成年男子有几人?"


  “四人。”


  小个子男人想了想,嘀咕道:“好。”


  “走。”


  在两个男人的命令下,高之和雪绘来到客厅的沙发前,并肩坐下。小个子男人打开台灯,和大个子男人一起站在他们面前。两个人手里都端着枪。大个子男人拿着的像是来复枪。高之不太懂枪,但手枪和来复枪看上去都不像是假的。


  “阿田,你看着这个女人。”小个子男人吩咐大个子男人,然后动了动手指,示意高之站起来。


  高之被小个子男人用枪抵着背,走上楼梯。一个个房间里没有传来任何声响。今晚大家在这别墅里睡得都很安详,高之想。


  “有哪些房间住了人?”男人问。


  “所有房间。”


  “好,让所有人都出来。从右边开始。”


  “最右边的是她的房间。”高之指了指楼下的雪绘。


  “那就从第二间开始。”小个子男人说。


  从右数第二间是阿川桂子的房间。敲了三下房门后,有了应答。


  “是谁?”


  "我是间,有话跟你说……"


  房内传来开门锁的声音,桂子从门缝间露出脸来。当看到有陌生男人时,她一下子呆住了,随后瞪大了眼睛。也许是发现了手枪。


  “出来!”男人说。


  桂子看看高之,像是在问是怎么回事。高之默默地摇摇头。


  “快出来!你乖乖听话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


  “让我换身衣服。”桂子说。她穿着运动裤和卫衣。


  “这样就行了,没有打扮的必要。”


  男人把枪口对着她,她只好作罢,走出房门。


  男人又以同样的方式叫醒了下条玲子。玲子马上洞悉了大体情况,问高之:“有没有人受伤?”他回答目前没有。


  男人命令桂子和玲子下楼。那个叫阿田的大个子男人举着来复枪等她们下来,命令她们坐到雪绘身边。


  从下一扇门里探出脸来的是厚子。她一看到小个子男人,便尖声叫起来:“你是谁?你要干什么?”


  “别叫,给我安静点!”


  “你是强盗吗?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,你别乱来!”


  “闭上嘴!”男人将手枪顶到她的鼻尖,“你不吵,我就饶了你。我也不想乱来,老实从屋里出来!”


  厚子像关了开关一般闭上了嘴巴,但仍旧半掩着门,没有要出来的意思。她的行为令高之有些不解。男人也感到疑惑,他脸色一变,一脚踹开房门。


  房间里,伸彦正拿起电话,指尖要去按号码,男人冲过去制止了他。


  “把电话放下!”男人说,“不知道你老公也在,好险!”


  伸彦看着男人,缓缓放下电话,问:“你是谁?”


  “你管我是谁,快出来!”


  伸彦搂着厚子颤抖的肩膀走了出来。当他们走向楼梯时,男人开口说:“等一下。换个人,女人留下来。”他推了高之的后背一把,说,“你去楼下。”


  厚子惊恐地抓着伸彦的睡袍。男人显得很不耐烦,喊道:“快一点!”


  厚子哆哆嗦嗦地走到男人身旁。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臂,她吓得尖叫了一声。


  高之和伸彦一同下了楼。伸彦担心地回头看着妻子。大个子男人正在客厅举着来复枪对着其他人,等待高之他们。


  “坐到一起!”大个子男人喊道,声音如野兽咆哮一般。


  高之和伸彦来到坐在沙发上的三人旁,就地坐下。
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伸彦凑近高之耳语道。高之把被雪绘叫出来后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。


  没过多久,利明和木户信夫在小个子男人的威胁下也下了楼。利明似乎还不明所以,但木户吓得不轻。两人也被命令坐到高之他们旁边。最后厚子从小个子男人的手中挣脱出来,逃到伸彦身旁。


  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伸彦再次问道,“为什么干这种事?难道跟我们有仇吗?”


  小个子男人对他的问题置若罔闻,在房间里踱来踱去,自言自语般嘀咕着:“窗帘是拉着的,三更半夜,这也是很自然的事。这别墅在小路尽头,不用担心被人看到。”他四处查看后走了回来,用枪指着伸彦的头,说:“你是这栋别墅的主人吧,森崎伸彦,制药公司的社长。”


  “如果你们跟我有仇,不要牵连其他人。”


  伸彦不愧是大公司的社长,在紧急关头还能从容不迫,语气里听不出丝毫窘迫和恐惧。也许他早有心理准备,只要身居高位,定会招人怨恨。


  然而,小个子男人冷笑一声,说:“我跟你们无冤无仇,我们要的是这栋别墅。两周前,我们就定下今晚要来这里,自然对你这个主人调查了一番。我们只是按照原计划过来,只是不巧碰见了你们,不知该说是你们倒霉还是我们倒霉。”


  “你们为什么要这栋别墅?”


  “因为适合藏身啊。”


  “你们干了什么?”高之身旁的利明说,“你们肯定是干了什么坏事,才逃到这里来。”


  “这就没必要告诉你们了。”


  “如果你们要逃跑,这里并不安全。白天警察来过,问我们有没有看到可疑的男人,是不是在说你们?”


  小个子男人脸色立刻变了,问:“警察来过?”


  高之点点头。他后悔当初没有向警察打听得更仔细一点。要是听说有持枪劫匪逃窜到这一带,肯定会更加小心谨慎,注意关好门窗。


  “阿仁……”大个子男人不安地看向同伙。


  “不用怕。警察来过一次,大概不会来第二次了,这样反而安全。”


  听了这个叫阿仁的男人的解释,大个子男人紧绷的脸颊放松下来。


  “我们不会告诉任何人你们来过,这样你们能离开这里吗?我夫人刚才也说过,如果你们想要钱,我们会尽力满足的。”伸彦热切地说。


  小个子男人却轻蔑地笑了笑。“你以为我们会相信这种鬼话?我们不想要钱,我们要做的就是一直待在这栋别墅里,直到朋友过来。”


  “你们有朋友要来?”高之问。


  “我们将在这里会合,这是早就订下的计划。两周前,我们来这栋别墅踩过点,决定选这里后还配了一把后门的钥匙。”男人从口袋里掏出钥匙,拿在耳边晃了晃。


  原来是这么回事,高之明白了。就算再怎么注意关好门窗,也无济于事。


  “你们的朋友什么时候到?”伸彦问。


  “快的话,明天晚上。”


  听到阿仁的话,女人们发出了绝望的叹息。这种状况至少得持续到明天晚上。看到她们这般模样,阿仁不怀好意地笑了。


  “喂,别一脸嫌弃的表情,这也算是某种缘分嘛。”阿仁说着环视女人们一圈,随后拿手枪在下条玲子脸上蹭了蹭。玲子面不改色,瞪了他一眼,反倒是阿仁面露胆怯。“阿田,你看着他们。”他说着离开了。


  大个子男人紧张地问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
  “厕所。”阿仁向走廊走去。


  这时,厚子用恳求的语气说:“我也想去。”


  阿仁面露不快。


  木户发出颤抖的声音:“我也一直忍着。”他大概没有胆子自己提出来。


  “等我上完。”阿仁丢下一句,“现在我们才是这里的主人!”


  将想上厕所的人一个个带去厕所后,阿仁说要去找绳子,再次离开了客厅。他大概是想把人质绑起来。但没过多久,他就一脸不悦地回来了。


  “找不到合适的绳子。算了,就这样看着他们吧。”


  阿仁用手枪对着高之他们,坐到棋桌旁。高之心想,要是换作自己,就把床单掀下来当绳子用。他自然没有说出口。也许他们也考虑到了,只是不想做得这么绝。


  “阿仁,要这样待到什么时候?”


  可能是一直站着举着来复枪累了,大个子阿田也在椅子上坐下来。他的屁股很大,看上去简直像是坐在餐厅的儿童座椅上。


  “什么待到什么时候?”阿仁问。


  “阿藤,来之前,都得这样守着吗?”大个子男人说得结结巴巴,听不太清楚。阿藤可能是他们朋友的名字。


  “应该是吧……哎,你不会下国际象棋,对吧?”阿仁在桌子下找来找去,拿出一副扑克牌,说:“啊,有扑克,可以打发打发时间。”


  “要是时间短也就算了,得一天多一直这样守着,我可不愿意。”阿田低声说,“这些人待在这里,就可能有人上门,而且要一直看着也很困难。”


  “他说得没错。”伸彦说,“我在这附近的别墅有不少熟人,知道我们来了这儿,也许会突然到访。”


  伸彦肯定是想设法把这两个人赶出去。可惜他的话一听就知道是在演戏。


  阿仁冷冷一笑,一边洗牌一边说:“这种谎话,你以为我会上钩吗?我早就调查过了,这附近的别墅都是法人所有,是某家企业的度假地。就算有人来住,也是那家公司的员工。我不知道你人脉有多广,但总不至于和那家公司的所有员工都认识吧。”


  伸彦没有回应,阿仁鼻子里哼了一声。


  “我们不可能离开,我们一开始就计划在这里会合。”


  “计划时说的是这里没有人。”阿田郁闷地说,“但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嘛。怎么搞的,这不满屋子人嘛,这算怎么回事?”


  “是阿藤选了这栋别墅,又不是我。”


  阿仁给自己和阿田发牌,从发牌的数量来看,高之猜他大概想打扑克。


  “打电话给阿藤,换个地方吧,别墅有的是。”


  “要怎么联系他?已经来不及了,而且我们一离开,这些家伙肯定会报警。”


  “不会的,我保证。”厚子哀求道。


  阿仁没有理她,看着自己的牌,说:“哦,好牌,这副牌我准赢。”


  看着他换了两张牌,伸彦小心翼翼地问:“你刚才说过,不会加害我们。这一点我可以相信你吧?”


  阿仁的眼睛只顾盯着阿田换牌,回答说:“当然,相信我。”


  “那你们走的时候也不会伤害我们?”


  “是啊。”


  “那你不觉得,等你们走了之后,我们会报警吗?”


  “你们应该会吧。但得等我们逃到足够远,你们才会这么做。”


  “为什么?”


  “怎么做呢?”阿田也问道。


  “我们先把所有人的手脚捆住,关在房子里。”阿仁向阿田讲解起来,“但会带一个人跟我们一起走,等我们逃到安全的地方再释放。”他的视线回到伸彦身上,“如果你们在那之前报警,人质就没命了。你们要是不在乎人质的安危,尽可以去报警。但我们真的会杀,不是吓唬你们而已。”说完,阿仁像检视猎物般环视众人,仿佛在物色人质人选。


  高之觉得,这个小个子虽然话语粗野,但很有胆识。计划被打乱,想必他们心里也发慌。那个大个子始终一副心烦意乱的样子,在这种情况下,这个叫阿仁的男人已经在考虑下一步该怎么走了。带人质一起逃走虽然危险,但也许是个妙计。如果有人被带走,在确认人质安全以前,就不会去报警。这是人正常的心理反应。看来,只要那个叫阿藤的同伙没来,就不用指望他们离开这里。高之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
  阿仁和阿田一直打牌到天亮。阿田话很少,看起来也不是很聪明,打起牌来却很厉害。筹码几乎都移到了他的面前。


  “还是赢不了你,你瞧。”


  阿仁从口袋里掏出几张千元钞放到棋桌上。阿田用粗大的手一把抓过来,塞进裤子口袋。


  高之他们都死气沉沉。睡眠不足,再加上一直处于紧张状态,会这样也是理所当然。尤其是高之,几乎一晚都没有合过眼。


  “肚子饿了。”阿仁从窗帘的缝隙窥视屋外情形,揉着肚子说。一道细细的阳光照了进来。


  “我也饿了,吃饭吧。”阿田把来复枪放到桌上,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束口帆布背包,取出三明治和饭团,像是从便利店买来的。


  高之盯上了桌上的来复枪。此刻,阿田所有的心思都在食物上,阿仁也只顾看他。能不能找机会把枪夺过来?


  “这种乏味的东西就不要吃了。”阿仁苦着说,“本来以为这里没有吃的,现在倒有的是,甚至还有厨师和女服务员呢。”


  听他说完,阿田看向雪绘她们。“她们会不会在食物里放什么奇怪的东西?”


  “下毒吗?她们怎么会带着那种东西。只要看着她们做就没问题了。要是这样还不放心,就找个人来试吃一下。昨晚你也看过食品贮藏室了,装满了那么多难得一见的好东西。”


  “对哦。”阿田接受了阿仁的提议,一边舔着嘴唇,一边把三明治和饭团塞回背包。这个大个子男人似乎也镇定了下来。


  “既然这样决定了,就来给我们露一手吧。主厨是你吗?”阿仁把枪指向厚子。


  厚子抓着伸彦的手臂,身子立刻颤抖起来。


  “又不是要吃了你,不用那么害怕。如果需要人打下手,就选几个人吧。”


  “姑妈,我来帮忙。”雪绘说。阿川桂子和下条玲子紧接着异口同声地说:“我也来。”


  “这样就很明白啦,女人全部到厨房集合。”


  “站起来。”阿仁向女人们发号施令。桂子和玲子跟在雪绘身后走向厨房,最后,厚子步履蹒跚地迈开步子。


  “拜托口味清淡一点,不要做太咸哦。”


  只有阿田听了阿仁的玩笑笑了起来,拿着背包离开了棋桌。来复枪依然在桌上。阿仁推了厚子后背一把,催促她快一点,正面对着厨房的方向。


  就是现在!正当高之要起身时,身旁的利明比他快了一步,飞身扑向桌子,一把拿起来复枪。


  “把枪丢掉!”


  听到利明的声音,阿仁刹那间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,不过马上就弄清了事态,微微扬起嘴角。


  “你这是在干什么?”


  “没听到吗?”利明说,“我叫你把枪丢掉!”


  阿仁并没有丢掉枪,而是看着阿田微微动了动下巴。阿田向利明走近一步。


  “别动!”利明用枪对准阿田,“快把枪丢掉,不然我就毙了他!”


  阿仁冷笑着说:“想开枪就开吧。”


(本文选自《假面山庄》[日]东野圭吾 / 陈文娟 /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/ 2018)


  (编辑:王怡婷)


注: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。凡本网转载的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文件资料,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。

扫描浏览
北京文艺网手机版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